奇書網 > 臨淵行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,我受傷了

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,我受傷了

推薦閱讀:伏天氏、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、太古神王、圣墟、諸天至尊、大主宰、元尊、武神主宰
奇書網 www.803526.buzz 最快更新臨淵行最新章節!

    先前蘇云動手的時候,玉霜云一直沒有任何動作,任由蘇云施為,直到蒼九華躬身,她這才起身。

    “蒼師兄,你的修為實力不弱于我。你為何不出手?”玉霜云不解道。

    蒼九華道:“你我誰先誰后都沒有關系,我也肯定會向他出手!

    他深深看玉霜云一眼,低聲道:“畢竟,我們的目的都是為了逼出他的真本事,讓閣主格一格他!

    玉霜云垂下眼簾,掩飾眼中的鋒芒:“閣主……”

    她走上前去,武圣閣中的劍閣士子傳來低低的騷動:“國師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對于玉霜云,劍閣士子并不陌生,這個女子在劍閣中極為有名,在同齡人中,有著劍閣第一人的美譽。

    她家學淵源,師承大秦國師。大秦國師姓玉,名叫道原,乃是新學的后起之秀,出身自大秦的另一個新學圣地,帝宮。

    江祖石瞥了一旁的月流溪一眼,自言自語道:“劍閣是第一圣地,帝宮也并不比劍閣遜色多少。玉道原的弟子,再加上我劍閣的絕學,玉霜云可以與通天閣主爭鋒!

    他雖然是在自言自語,卻是在對月流溪說話。

    自從裘水鏡離開劍閣返回元朔,月流溪和江祖石便發現他們兩人的理念相差越來越大,隔閡也越來越大,最終兩人分道揚鑣。

    他們都想說服對方,但最終發現,這是理念沖突,并非口齒伶俐便能說服。

    因此他們即便是見到彼此,也很少再開口,更別說主動向對方低頭認錯。

    月流溪目光落在玉霜云身上,道:“劍閣需要自我警醒,大秦也是如此。大秦的新學剛剛起步一兩百年,遠未達到完美的程度。舊學,也有其所長,不可全然否定。侵略元朔,歧視元朔人,鄙視甚至毀滅元朔學問,是不對的。蘇閣主來任教,會讓劍閣和大秦看到元朔學問的奧妙!

    他話音剛落,玉霜云身后大淵裂開,洞天浮現,她的真元化作劍氣,劍術神通爆發!

    玉霜云的劍氣并非是直來直去,而是可以如流水般流轉,劍光擾動,從一口口旋轉的洞天中飛出,劍光犀利無匹,所過之處,空氣被切得嗤嗤作響!

    武圣閣中有二百士子,有的端坐,有的被蘇云擊倒,此刻都僵在原地不敢動彈。

    只見一道道劍光泛著犀利無比的劍芒從士子之間穿過,從四面八方向蘇云攻去!

    蘇云依舊站在講臺上,身軀巋然不動。

    第一道劍光接近,出現在他身前丈余位置,突然撞擊在無形的壁壘上,發出當的一聲鐘鳴。

    隨著這聲鐘響,劍光所刺的位置浮現出一片奇特的紋理,那是白猿和蛟龍的紋理,像是攀附在什么東西上。

    接著第二道、第三道、第四道劍光飛至,相繼撞擊在空中無形的壁壘上,只聽當當當連續三聲鐘鳴傳來,空中又浮現出三塊弧形壁壘。

    那些弧形壁壘上也有奇特的神魔烙印,有畢方、日月、窮奇等烙印,這些神魔或者日月,呈現出不同的招法或者運行軌跡,相當瑰麗。

    “咻”“咻”“咻”!

    六十多道劍光從四周齊至,接著玉霜云身后七十二洞天中劍光擾動,飛躍如魚,一時間武圣閣中劍芒大作,眾人眼前雪亮一片,只見數以百計的劍光鋒芒畢露,將蘇云淹沒!

    終于,伴隨著“咣”的一聲悠揚無比的鐘聲,蘇云身前身后,所有的弧形壁壘連接在一起,赫然是一口巨大的黃鐘!

    那黃鐘不是金子的顏色,而是黃橙橙的,也沒有任何青銅的痕跡,黃的純粹。

    黃鐘各個層次不斷旋轉,鐘上最底下兩層,各有神魔烙印。

    最底層有三百六十刻度,十種神魔或者事物,每種神魔或者事物,如畢方、白猿、蛟龍,日月等,各自呈現出三十六種姿態。

    而第二層也有三百六十刻度,有十二種神魔,每一種神魔,如應龍、饕餮、梼杌、窮奇等,各自呈現出三十種神通烙印。

    奇特的是,玉霜云攻向蘇云的劍光,來到黃鐘前,便被黃鐘上的神魔烙印抵住,根本無法攻入鐘內。

    玉霜云抬手一抓,數以百計的劍光劍芒咻咻作響,匯聚到一起,化作一口粗大無比的劍光,挺劍向前刺去!

    這一劍刺出,她的頭頂一片神光洞照下來,光芒如炬,但見天庭浮現,天門中一尊尊天神從光芒中墜落,照耀在她這一劍中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粗大無匹的劍鋒旋轉,轉動之時,只見嗤嗤作響的劍氣形成一尊圍繞劍光旋轉的龍神異象,轟隆一聲刺在黃鐘上!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鐘聲響起,蘇云臉上露出驚訝之色,只見他的性靈神通大黃鐘,頭一次被人以神通直接刺穿!

    他的黃鐘的確藏有破綻,只需要兩次攻擊的間隔小于一忽的時間,便可以突破他的黃鐘防御。

    不過,這個破綻是陷阱。

    在瑩瑩的指點下,他早已將這個破綻修復。

    他的黃鐘有外壁和內壁之分,外壁主防御,內壁主進攻。

    外壁上有著各種神魔的符文印記,內壁上也有著各種神魔的符文印記,數量上絕不比外壁少!

    但凡有人攻破他的外壁防御圈,進入鐘下與他對決,必然會被黃鐘神通一下擊垮甚至擊殺!

    與蘇云對決的高手之中,的確有不少人都看出這個破綻,攻破黃鐘防御圈。

    但是玉霜云不同。

    玉霜云根本沒有攻擊這個破綻,而是直接擊穿了黃鐘的防御!

    攻擊力如此強大的神通,而且不是仙術,蘇云還是頭一次見到!

    “這個女人,很強!”他突然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蘇云哈哈大笑,大一統功法催動,洪爐嬗變開啟,頓時驪淵兩壁應龍等神魔烙印浮現,他的肉身之中洪爐的肉身爐壁上,應龍等神魔變得無比清晰,兩兩相互感應,性靈肉身一體!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他身后靈界中七十二洞天突然齊齊變成同一種洞天,應龍洞天!

    從那些洞天中涌出的天地元氣,赫然化作應龍元氣!

    七十二洞天和驪淵之中涌出的應龍元氣,源源不斷化作他體內的應龍真元!

    玉霜云刺來的粗大劍光穿透黃鐘,劍光四周龍神盤繞,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,那是天神的嘶吼,向蘇云刺去!

    一時間,武圣閣中眾士子紛紛站起身來,看著這一劍,激動莫名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蘇云抬起右手,抓住劍光的劍鋒。

    叮。

    脆響傳來,玉霜云這驚天動地的一擊,刺在他的掌心中,只見蘇云的手掌開始瘋狂變化,化作一只龍爪。

    兩人神通威力爆發,蘇云掌心中傳來啪啪啪的聲響,玉霜云臉色微變,感應到自己化作劍光的真元被巨大的力量碾碎!

    突然,無數道破碎的劍光四面八方激射,武圣閣中央的白布頓時被無數道破碎的劍光穿過,切成碎片。

    白布紛紛揚揚,如同雪白的蝴蝶漫天飛舞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玉霜云圍繞這一劍繞動的龍神飛起,向蘇云眉心刺來!

    這才是她這一招最精妙最陰狠的絕招!

    然而就在龍神飛起的一剎那,蘇云身后,應龍雙翼展開,向前斬去,萬千金羽鋒芒畢露,根根分明,嗤嗤兩聲,將龍神斬成三段。

    旋即,羽劍暴漲,萬千道劍光直奔玉霜云面門而來!

    玉霜云握劍,頭頂半空中的天庭愈發明亮清晰,一尊天神立在天門下,手中握劍,與玉霜云施展出同一招。

    蒼九華臉色大變,急忙高聲道:“趴下!”

    無數口卷動的細細劍光從上空壓下來,將萬千金羽斬落。

    武圣閣中,所有士子急忙趴下,只聽頭頂呼嘯的劍嘯滾滾而過,有人趴地慢了一步,頭上一片冰涼,頭發被劍芒卷過,切得一干二凈,只剩下頭皮,錚亮無比。

    “帝宮,有著很多傳說!

    江祖石看著玉霜云頭頂的天門,門中的那尊天神持劍,與玉霜云一起運劍,力破蘇云的應龍真身,淡淡道:“圣地帝宮崛起于一百七十多年以前,與我們劍閣一樣,都是黑暗年代盤羊之亂的產物!

    玉霜云破開應龍雙翼,一劍刺破蘇云黃鐘,刺在蘇云胸口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劍光爆發開來,宛如明亮無比的大傘向四面八方綻放劍芒,奪目無比。

    “人們飽受盤羊之亂的苦,民不聊生,于是有一批強大的海外通天閣成員建立了劍閣,傳授道法神通,廣收士子!

    江祖石看著這一幕,露出笑容,道:“那個黑暗年代還有一批強大靈士建立帝宮,傳授來自天庭的絕學,宣傳天庭理念。因為天庭中有神帝,所以這個地方便叫做帝宮,F在,玉霜云動用的劍術是神王劍術,還不是神帝劍術!

    “玉道原的劍術,的確是一絕!

    月流溪沒有看他,徑自道:“他的神帝劍術,大秦中找不出第二個人。但玉道原并未被封圣!

    江祖石哼了一聲:“封圣?從前封圣,只有元朔的皇帝才能封圣人。我海外各國原道境界強者,想要封圣便只能到元朔去,被元朔皇帝封為蠻圣、夷圣!這不是封圣,這是羞辱!”

    劍芒散去,江祖石瞳孔微縮,只見蘇云依舊站在講臺上,任由玉霜云這一劍刺在自己胸口。

    他的衣衫破去,胸口有著劍光真元炸開的痕跡,但是皮膚只被刺破了針尖大小。

    “好疼……我受傷了!”

    蘇云嘴角動了動,露出難以置信之色:“我流了一滴血!這是我遠渡重洋來到海外以來,第一次受傷!玉姑娘,你很不凡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他言語中流露出難以壓制的興奮,突然抬手抓住劍光,恐怖的真元爆發,劍光中玉霜云的真元頓時噼里啪啦破裂。

    玉霜云的臉色微變,蘇云身后的七十二洞天形態開始變化,化作一口口黃鐘形態,鐘身緩緩傾斜。

    玉霜云叱咤,變招,這女子頭頂的天門中的那尊神王也同時變招,一人一神,劍氣齊出。就在此時,蘇云身后,浮現出黃鐘虛影,鐘口朝向玉霜云。

    蘇云哈哈大笑,一拳轟出,黃鐘震蕩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鐘口內壁,二十四神魔飛舞,二十四神魔神通爆發,化作浩浩蕩蕩的威能碾壓而來,玉霜云尚未成型的劍招頓時破滅,整個人飛起,倒貼在武圣閣的墻壁上!

    她頭頂的天庭天門中,那神王虛影也倒飛而出,掛在天門中央。

    玉霜云努力掙扎,仰起頭來,突然蘇云這一拳的第二重力量爆發,少女身后墻壁凹陷,少女吐血。

    而她頭頂天門中,那尊神王虛影突然也承受不住,倒飛而去,向天庭中撞去!

    玉霜云再難支撐,整個人與墻壁一起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我受傷了,我才知道月底月票雙倍,暈菜了,你們還有月票嗎?
如何下载捕鱼达人3